Guangzhou Stuff

  6月6日,法国诺曼底海滩D-day六十周年之际,作为广大军盲中的一分子,我想,大家除了旁引各种战争电影中所展现的惨烈程度去想象当时的景况,相信不少人都会和我一样,在D-day静静地听一次《Lili Marleen》……不管它以何种文字被唱出……

Lili MarleenVor der Kaserne, vor dem groen Tor
stand eine Laterne, und steht sie noch davor,
so woll'n wir uns da wiedersehen,
bei der Laterne woll'n wir stehen
wie einst Lili Marleen,
wie einst Lili Marleen.

Unserer beider Schatten sahen wie einer aus,
dass wir so lied uns hatten, das sah man gleich daraus.

Und alles Leute soll'n es sehen,
wenn wir bei der Laterne stehen
wie einst Lili Marleen,
wie einst Lili Marleen.

Schon rief der Posten,
Sie blasenZapfenstreich Das kann drei Tage kosten Kam'rad,
ich komm sogleich Da sagen wir auf Wiedersehen
Wie gerne wollt ich mit dir gehn
mit dir, Lili Marleen,
mit dir, Lili Marleen.

Deine Schritte kennt sie, deinen schonen Gang,
alle Abend brennt sie, doch mich vergrass sie lang.
Nun, sollte mir ein Leid geschehen,
wer wird bei der Laterne stehen

mit dir, Lili Marleen,
mit dir, Lili Marleen.

Aus dem stillen Raume, aus der Erde Grund
hebt mich wie im Traume dein verliebter Mund.
Wenn sich die spalten Nebeln
werd' ich bei der Laterne stehen
mit dir, Lili Marleen,
mit dir, Lili Marleen.

莉莉玛莲

曾在雄伟兵营大门边,
我俩双双站在天窗旁。
当时腼腆地互说再见,
现却剩下那天窗依旧。
最爱的,莉莉玛莲,
最爱的,莉莉玛莲。

各处都见我俩的身影,
我们的歌声依旧飘荡。
何时所有人才会再见,
仍再会在那个天窗边?
最爱的,莉莉玛莲,
最爱的,莉莉玛莲!

岗哨边你吹起了口哨,
跑到三天不见天窗边。
却只能互相挥手再见,
可我坚信爱将会永远。
只和你,莉莉玛莲,
只和你,莉莉玛莲。

熟悉轻柔步履声声,
我渴望日夜都听到。
偶然知道是上前线,

谁知可再站天窗边。
只和你,莉莉玛莲,
只和你,莉莉玛莲。

无论在地球上哪个寂静角落,
我都希望梦中拥有你爱的唇。
当雾色早已将一切淡淡笼罩,
我依旧还静静站立在天窗边……
只和你,莉莉玛莲,
只和你,莉莉玛莲!

  很伤感哀怨的歌曲,系由伟大的德皇威廉二世、参谋长毛奇麾下,一名微不足道的被强征为列兵的教师Hans Leip在1915年于一战沙俄国土上的某条战壕中。是诗作的原名叫:《Das Mädchen unter der Laterne》。1938年纳粹统治下的德国人Norbert Schultze为其作曲,然后交给为求名利一直向纳粹高层抛眉的Lale Anderson演唱。然而,最初录制的版本并不走红。到了1941年,德国占领地贝尔格莱德一家德国电台首次广播《莉莉·玛莲》。歌曲迅速唤起了国防军士兵们的思乡情绪……从突尼斯灸热的沙漠到寒冷和黑暗的阿登森林,每到晚上9点55分,战壕中的双方士兵,都会把收音机调到某个频段,收听哀伤缠绵的《莉莉·玛莲》。

  德国纳粹党中仅有的两个能不用讲稿演讲超过两小时的人物对此歌的看法改变了歌曲和演唱者的命运。LaleAndersen的歌曲首先得到了帝国狩猎部长戈林帝国元帅的赏识,并推荐给元首,最终受到元首亲切接见。为了鼓励前线将士,德军最高统帅部按元首和帝国元帅的要求,指示“第三帝国广播放送协会”组织播放这首歌曲给各个战场的德军官兵。《莉莉·玛莲》入选宣传部流行歌曲排行榜,排名在贝多芬的古典音乐前。帝国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一直视该歌为洪水猛兽,背后被插一刀一直耿耿于怀。当光荣和伟大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结束后,第三帝国损失三十万将士,帝国宣传部长趁元首暴跳如雷之机宣布禁止传播《莉莉·玛莲》。Lale Anderson和Norbert Schultze被投进“达豪”。

  当然,《莉莉玛莲》不会也不可能消失在电波中——史上最臭名昭著的说谎电台BBC受反共首相丘吉尔直接指示,首先将其翻译成英文,并改名为“灯光下的莉莉”。随后,苏军电台也播出另一俄文山寨版“战壕玫瑰”,最后是比较忠于原作的美军爵士版《莉莉玛莲》。将《莉莉玛莲》翻译成各自的歌曲,并非由于英国、苏联和美国等最高军事指挥者的喜爱,而是出于他们担心自己的士兵太过喜爱这首德语歌曲,以至不忍刺杀德军士兵,甚至放弃战争。由此,《莉莉玛莲》成为世界上最早的战场心理战武器,也引发学者们对战场心理战的研究。由于极频繁的播放和各版本的歌词写得实在深入兵心,歌曲受到欧洲和非洲战场上所有各方士兵的喜爱。各国演绎《莉莉玛莲》的歌手全是清一色中年熟女,并无一例外地有着磁性略显嘶哑的性感嗓音。据研究称,战场上大部分的年青士兵几乎还没有和母亲、亲生姐妹之外的女性亲密接触的经历,绝大多数人还是童男子,在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情况下,惟有这样的嗓音才最能切合他们的幻想。

  各国的翻唱版本中,又以美国的Marlene Dietrich吟唱版本最受欢迎也最为传奇。1992年在巴黎与世长辞的Marlene Dietrich,当年以她那中性的打扮和磁性的嗓音吟唱爵士版的《莉莉玛莲》,成为英美军中最受欢迎的女艺人。而她,却是一位德国人:1936年第三帝国宣传部长戈培尔开出优厚条件邀请Marlene Dietrich回国发展,遭到拒绝。两年后,Marlene在母亲仍在德国的情况下加入美国国籍。虽然受到各国军民的欢迎,战后仍被不少德国人视她为叛国者。1996年,柏林将一条街命名为Marlene Dietrich,引发游行抗议。直到2001年,柏林市政府正式对已逝的Marlene Dietrich提出道歉,2002年,5月16日,Marlene Dietrich被追认为柏林荣誉市民。直到战后,让人难以忘怀的《莉莉·玛莲》仍然在军队中流传,大英帝国皇家空军空降特勤队、空军特勤队团以及帕特里夏公主加拿大轻步兵团先后曾将其作为行进间的慢进行曲使用。1988年,德国杰出导演法斯宾德以Lale Anderson为原型,将《莉莉·玛莲》搬上银幕,让Lale Anderson的歌声再一次征服全世界人民。

  战争虽然残酷,却总有结束的一天。六十年前的6月6日,D-day这个二战史上最应被铭记的日子里,盟军倾尽全力登上欧洲大陆,吹响解放全欧洲的胜利号角。1945年5月7日,纳粹德国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数千万士兵解甲归田,终可于各自的真实的“莉莉.玛莲”们,相爱,结婚,繁衍,在平静的的生活中,慢慢抚平战争的创伤。也许,没有人会想,那些和幸存者数量几乎相同的年青战死者们,他们在那头是否还能听到熟悉的《莉莉·玛莲》?

  不管别人如何,Marlene Dietrich版的《莉莉·玛莲》是我播放列表里的必备曲目,每逢夜深人静之时,那熟悉的旋律幽幽想起,仿佛在提醒,在那仅有的温柔之后,还有一场恶战在等着我们,永无尽头。作为其中渺小的一员,我们只有生存和死亡两种状态。听罢歌曲,我不禁自问:胜利到底属于谁?




PS:Bear Family曾发行过7只CD盒装包含了195个不同版本的《莉莉·玛莲》,有兴趣的读者可找来听听。

下面提供一个试听连接,演唱者为:LaleAndersen。版本为第三帝国宣传部标准版。http://bian.ca/refer/lilimar5.MP3

Views: 40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Guangzhou Stuff to add comments!

Join Guangzhou Stuff


My Weixin is on my page
Comment by gehen und dich von deinen on June 17, 2009 at 6:21pm
很好听

© 2019   Created by Asia Stuff Media.   Powered by

Badges  |  Report an Issue  |  Terms of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