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ngzhou Stuff

         Secondo 我是一个兵

  “不管怎样,我先得回家将这个消息告诉Emilia”Peppe坚决的往家中走去,手上仍然紧紧的抓着那个钱袋。

  虽然Peppe的家离Campo广场直线距离并不远,但锡耶纳城内狭窄的街道和烦人的北方商队稍稍消耗了他一点时间。作为一名羊毛商行的杂工,他并不会为此而抱怨什么,哦,前商行杂工。地下室里的Emilia早已起床,胡乱的吃过昨天餐厅客人吃剩的半块没有涂橄榄油的面包,系上仍算干净的围裙准备上班——她是楼上La Finestra餐厅的服务员,正因为工作地点够近,她每天醒来的时候都会为自己可以比其他人多睡十分钟而感到高兴。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当收集到客人没吃完的好食物时,可以第一时间拿回家里藏起来,而不是得与其他人一起分享。La Finestra餐厅是家小有名气的餐厅,虽然他并没有太多的肉类提供,但擅长烹调的老板总能用在南方商队手中弄来的普利亚辣椒从城外农民手中换回新鲜牛奶和肥美的猪肉肠,偶尔还能弄回些白松露。正因为有这些令南北商队都垂涎三尺的美味,La Finestra生意兴隆,往往从11点开始就会忙个没完,直到深夜。

  趁着Peppe还没回到家的空挡,我们可以简单解下Emilia的生平。Emilia,锡耶纳城一位爵爷家中的厨房女佣人的孩子,Peppe的合法妻子。至于父亲,据母亲说是和某神秘男子在爵爷家厨房交媾后的产物,具体情况不明。Emilia记得母亲曾经说过,那个应该是自己父亲的男人处理奶酪有着巫师般的法力,任何奶酪在他手中都能变出意想不到的美味,当年,母亲正是因为一种据说藏有魔法的奶酪和男人好上了……那么一晚。不过Emilia自己对奶酪的看法却很奇怪,她觉得奶酪是一种很难相处的东西,什么奶酪和什么食物搭配,什么奶酪又适合配什么酒,记起来很困难。如果每天都有一片咸肉的话,我才不会想起那该死的奶酪。正准备推门上楼,Peppe却出现在门口。

  “你这懒惰的猪,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满街游荡泡妞!再这样下去,我们欠Oliviero老爷的房租什么时候才能还清!”Emilia一手叉着腰朝门外破口大骂。“看在天主的份上,我怎么会娶了这样的泼妇,你有试过在大白天被人勾搭吗?!懒惰懒惰,就知道说我懒惰。其实真正懒惰的人是你啊,但愿你能有我妈妈十分之一的贤惠。”Peppe在胸前划着十字。“妈妈、妈妈。又是你妈妈。你就是被妈妈宠坏的废物。昨晚你脏兮兮的爬上我身上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说你妈妈!”每每说到这里,Peppe总是无言以对。但心里总是默默在想,但愿她明天就死去(注1)。当然,到了晚上,这个想法总会抛到九霄云外。

  愤怒的Peppe伸出他抓着钱袋的手数出三枚银币说:“拿着,还给Oliviero老爷,滚回那肮脏的厨房里吧。”

  “Mama mia(我的妈呀)!你该不会和Leone一起去当强盗了吧。”探出身子的Emilia刚好看到Leone贼眉鼠眼的脑袋从石墙边探出半边来。

  “我似乎和Leone一起加入了锡耶纳共和国戍卫队”Peppe一边回想着数银币前所发生的事,一边若有所思的说。Emilia瞪大了眼睛,过了好一会才挤出一句话来:“你这个天杀的笨蛋啊,你竟然为了区区几个银币就当了爵爷的炮灰。佛罗伦萨人春天的时候从西班牙人手上买了一大批火绳枪,连锡耶纳坚固的城墙都快挡不住了,你竟然还昏到去参军。我早要就应该听妈妈的话,不要嫁给你这头蠢驴……天啊,如果你死了,我还得用墨鱼汁染黑床单在全城人的注目下去城外将你拖回来……我才刚嫁给你,你想让我成为寡妇……”提到岳母大人,Peppe很难再抑制被老婆咒骂的愤怒,气涨红了脸。但是他知道,老婆说的话并非胡扯。头顶上这家Oliviero老爷所开的La Finestra餐厅,每天都接待南来北往的商客,有时候也会有光鲜的骑士带着情人们光临。所以,穿梭于客人之间的Emilia总能听到城内最新鲜的消息。至于西班牙人的火枪,Peppe也知道确有其事,前几天晚上,几位佩带着闪亮佩剑的西班牙人在La Finestra——他所躺床铺的正上方乱吼乱叫,还不停的跺脚,害他一夜没睡好。西班牙人那粗鲁和奇怪的口音,即使隔着城墙也能分辨出来,更何况只是一层地板——他们不远千里来到锡耶纳自然是向委员会推销那该死的火绳枪(注2)。

  提起火绳枪,Peppe陷入了深深的郁闷中,到手的五个银币只剩下两个,而打一幅胸甲得30个银币,更何况武器还没有着落。难道真要光着身子跟爵爷的后头被大家笑话么。这时,Oliviero老爷从头上的店里探出脑袋吆喝了一声,Emilia哭哭啼啼地跑上楼梯,打算向同伴们公布Peppe加入军队的坏消息。再说,11点块到了,得准备开店。但到Emilia进了店子,Leone赶紧跑到Peppe身边:“你竟然将银币给了女人,她们都是信不过的长舌妇啊,也不为自己着想下。”

  “你才是信不过的骗子!该死的黑公鸡!”Peppe将对老婆和岳母的不满发向Leone。

  “我的兄弟,相信我。我不会点条黑路给你走。快去Sandro老爹那挑一副胸甲吧,据说队伍明天就会出城。”

  “战争真的来了!你这个害人不浅的骗子!佛罗伦萨人有西班牙火绳枪!连爵爷的盔甲都能击穿的火绳枪!我还要胸甲作甚。”

  “别害怕,我的兄弟,我们前面还有瑞士和日尔曼人组成的雇佣军。再说,别忘记我是什么人。”Leone眨巴着小眼向Peppe打了个眼色。

  “你以为你是谁,你这只天杀的基昂蒂黑公鸡……好啊,你是奸细!佛罗伦萨人派来的奸细!”

  “嘿,小声点,我不是奸细!但你再这样宣传下去,我迟早得被吊死在广场上!还有,别忘记,你也是基昂蒂人!”Leone拉着Peppe往铁匠Sandro老爹家走去。Pepped的牢骚声渐渐远去。

  Sandro老爹是城内出色的铁匠,北方人,长着浓密的胡子。一直以来,Sandro老爹都帮商队钉马蹄,顺带修理兵器。开店的时间长了自然也就和戍卫队的关系密切,因此店铺里也积存了不少好酒的佣军寄卖的胸甲、头盔和五花八门的兵器。像Peppe和Leone这种穷人当兵,来这里是最好的选择。万一没钱的话,也能让Sandro老爹通过关系从卫队长的手里扣下工钱。11点刚过,Sandro老爹还沉浸在Grappa(注3)中未曾醒来。通常这种时间,都是Sandro老爹忠实的小狗在帮忙看店。

  小狗的吠声使得Sandro老爹很不高兴“钉掌子过了13点才来吧,炉子还没烧红。选兵器的话在门口右边抬头就看见了。想抢劫的话,我可告诉你,卫队长可是每天都会来的。每人能逃过他的眼睛,没人能够……”说完又准备昏睡过去。“我兄弟想找副便宜的胸甲”Leone推了Peppe一把。“唷,还有想当骑士的穷人啊,喝酒喝疯了吧。你应该带他去看医生?”Sandro老爹眼皮都没抬一下。“我兄弟刚加入戍卫队,明天我们就要出城了,你总不能看着我兄弟在爵爷后头出洋相吧?”

  “30个银币”Sandro老爹仍然没有抬起头。“我说了,我不需要胸甲,我只要一件兵器就够了”Peppe抬起头开始寻找合适的兵器。







************************************************************************************************************



注1:

诅咒妻子死去——罗马天主教下的意大利禁止受过洗礼的夫妻双方离婚。除非女子不能生育,又或者做了出格的事情,在当地教会的调解无效的情况下才能分开(当然,偷情这种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不能算出格)。所以在意大利谚语中关于妻子的,总是离不开死亡的诅咒。一句很有历史的意大利谚语这样说到:妻子的死亡和牛群的安康使穷人致富。



注2:

火绳枪——关于这种枪的名字来源有西班牙语的mosca(“火花”之意)和意大利语的moschetto(“隼”的意思)两种说法。在使用时士兵通常携带一副支撑架(horquilla)用于射击时支撑枪支。装填的弹药事先已备好,与火药瓶等一起,装入弹腰袋中。为了吉利,源于基督十二教徒,士兵的弹腰袋中也只能存放12发弹药,因此人们又将这种大型火绳枪的士兵称作为“十二使徒”。当12发子弹打完后,他们便以送弹棍作武器,代替长矛枪与敌人展开搏斗。





注3:

Grappa——严格来说,这是一种葡萄酒。它一般采用Corvina,Corvinone和Rondinella等多类葡萄残余干皮与核经过两趟发酵,然后以高温精馏酿造。通常由葡萄农用酿葡萄酒的残渣自行蒸馏,酒精度不定,最低30度左右,最高能达到60度。

Views: 5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Guangzhou Stuff to add comments!

Join Guangzhou Stuff

Comment by Si Yun on June 25, 2009 at 10:19am
嗯嗯。。然后呢?
Comment by jojoarez on June 25, 2009 at 12:02am
第三。。。第三章在哪里?

© 2019   Created by Asia Stuff Media.   Powered by

Badges  |  Report an Issue  |  Terms of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