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ngzhou Stuff

  故事发生在444年前的阿尔卑斯山脉的西南部,一个叫锡耶那的城邦。光荣而贪婪的锡耶纳共和国因把持着地中海羊毛交易价格,而经常受到外敌的侵扰,尤其是常被以毛纺业发达的佛罗伦萨所眼红。没办法,谁让锡耶纳定出的羊毛价格总是能直接干预佛罗伦萨毛纺厂的主人们的收入,毕竟在运输上,还得被该死的威尼斯商人们狠狠地敲诈一笔,然而姑勿论是否能战胜富甲一方且异常强大的威尼斯。若佛罗伦萨想从陆地上进攻的话就得穿越好几个国家;走水路,又耗不过猖獗而贫穷的西西里海盗,再加上,即使打败了威尼斯,羊毛的价格仍会被锡耶纳贪婪的商人们所控制。更何况锡耶纳为了能保存下自己辛苦得来的金币,公然和罗马的教皇决裂,于是附近几个城邦纷纷观望,更有传教皇即将组织大军前往讨伐。锡耶纳有城中望族与神职人员组成的九人委员会和商贾们早就嗅到了战争的气息,经过讨论,组织军队是唯一的选择。在广泛招纳贫穷的瑞士和德国山区牧民雇佣军的同时,也以高价吸引本地青年参军为城邦出力,毕竟打仗全靠外人很不靠谱。

             Primo 五个银币 

  就在这444年前的某天,锡耶纳城内一名毫不起眼的羊毛收购公司杂工Peppe又拖着他那疲惫的身躯,从他那某餐厅狭小地下室的家中步行前往viadi Città(城市街)上的商铺。当经过La Piazza del Campo(田园广场)的时候,Peppe被广场西侧的彩旗吸引住了,没想到不是Palio赛马节(注1)的日子,也会有人将那以示独立于神圣教皇统治下的城邦旗帜,拿出来晒太阳。于是Peppe打算花上两分钟去凑个热闹。他全然不知这一个愚蠢的决定竟成就444年后中国小资生活品位典范。

  “各位锡耶纳的勇敢青年们,成邦需要你!”、“三年时间打造自己的羊毛分拣站!”“和勇敢的瑞士雇佣军一起前进,让你衣食无忧!”……还没走近围观的人群,Peppe就听到那些响亮的口号,这使他加快了脚步——对于因没见过世面而热爱和平的锡耶纳人来说,战争似乎是很遥远的事,虽然城邦旗帜上方的石箭楼高耸入云。浓郁的商业氛围早已经使他们忘记老城正是个坚固的碉堡,正是堡垒的保护,几百年来锡耶纳人得以在这个连贯南北的交通线上安心的进行各种交易。在Peppe的想象中,战争是这样一幅景象:城邦的旗帜在队伍中高高飘扬,大公手的骑士们穿着坚固的盔甲在战马上英姿飒爽……哪怕是当一名跟在队伍后头的脚夫也能勾起Peppe最大的兴趣。

  "Peppe!Peppe Peluso!"一把陌生的声音在人群中叫唤着他。Peppe矮小的个头在人群外看不清,只能使劲往人堆里挤——原来是Leone这个小混混在叫他。Peppe是在一次搬运羊毛的时候认识Leone,当时Leone正拿着锋利的小刀顶着Peppe的喉咙,逼他交出钱袋。能和Leone成为朋友,只能说,是Peppe的憨厚和贫穷打动了同样出生贫苦的Leone。哦,Leone可是佛罗伦萨人。佛罗伦萨人传统的求生技术偷窃,Leone并没学到多少,以至他只能拿着小刀做着没啥技术含量的抢劫营生,靠着混迹在北方人的商队中,在年初混进了锡耶纳内城。现在这个小混混穿着不知从哪里弄来的闪闪发光的胸甲,正在木台子上扬眉吐气。

  “加入我的队伍吧,我会好好照顾你的”Leone很艰难的弯下腰说。“可,你首先得告诉我,这是在干嘛?”Peppe一脸无奈地摇着头。“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吗,笨蛋,这是你开咖啡馆的机会,机会!快来吧,在我的手下,你一个月能领到五个银币!”“五个银币!”瞪大双眼的Peppe仿佛看到天主显圣。“没错,五个银币!每月按时发放,你也可以让妻子在城里领取一部分。”Leone眨巴着小眼,继续买弄着佛罗伦萨人所特有的狡猾,慢慢伸出手“来拿你应得的五个银币,每月发一次!到这来,我勇敢的锡耶纳青年!”在人群的推簇下,Peppe被Leone拉上了木台。

  “相信你的直觉,我的朋友。你将为你的选择感到骄傲!”Leone更大声的向Peppe宣布,并从胸甲中掏出一个丝绒钱袋“拿好你的五个银币,这是爵爷给你的赏赐”

  “按下你的手印吧,我的兄弟老好人Peppe,你绝对不会后悔的!”

  稀里糊涂的Peppe接过钱袋迫不及待地打开它,细心的数着银币。这时,另一名穿着胸甲的人将他领向后台,向他简短地宣读了声明:“我锡耶那共和国的勇敢青年Peppe Peluso,今天经过九人委员会同意,自愿加入伟大的锡耶纳戍卫队。从现在开始,你的性命将交给共和国,为期三年,不得退出”

  “没错,确实是五个货真价实的银币,太好了。我要立刻告诉Emilia!"当声明宣读完毕时,Peppe刚好数完五个银币,心满意足地准备离开。

  “先在这里画押”穿胸甲的士兵手拿声明递到他眼前。

  “为什么要画押,何况,何况我也不识写字啊”Peppe紧抓着钱袋慢条斯理的说。

  “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士兵问。

  “我认得自己的名字”

  “那好吧,我帮你签名,你做证。如果你确认你要拿好你手上的银币的话。”于是,Peppe就成为了锡耶纳共和国戍卫队的一名战士。在这样一个天气不明朗的早上,只有四名青年加入到Leone和那些有闪亮胸甲士兵的队伍中,其中有三名是无业游民。而原本是杂工的Peppe因为一心数着那五个银币,而失去了那份每月两个银币的工作。

  见证完签名,Peppe准备回家告诉妻子这个天大的好消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Leone这时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兄弟,你可不能就这样跟在爵爷的后面啊,你看你,连个胸甲都没有。”

  “我不需要胸甲,我有五个银币!”

  “可你现在和我一样,是锡耶纳共和国戍卫队的士兵。士兵出征总得有点装备吧?”

  “该死的黑公鸡(注2)!我怎么会认识你这样的大骗子!”Peppe涨红了脸大声斥责Leone“你要毁了我,毁了我的家。哦,我的上帝,你该不会看上Emilia了吧。”

  “看在上帝的份上!我怎么会看上你那可爱的妻子呢。”“赶紧去打副胸甲吧,虽然得花去你30个银币,但总比丢了性命要好”

  “30个银币!你要我免费为锡耶纳打半年的仗,就为了买这保命的胸甲!”Peppe渐渐清醒起来。


*************************************************************************************************************************************
注1:

Palio赛马节——为解决锡耶纳城内十七个街区和家族间势力范围的划分,并决定年内由哪个家族做老大的血腥游戏。在十七个区里,只有十个区可以被抽签选上参赛,在抽签和选择骑手的过程里,各方都用尽心思和所有手段:高价买通内线、策反、叛变,直到算计对方的赛马,或用外交手腕分裂对方的同盟,只要不杀人犯法,都不算违背“荣誉”。这个出过无数代商人和银行家的城市,当然深知没有一场赛战是干净的,怎么很漂亮地做手脚也是一种艺术。在这里叫“i partiti”(直译的意思是“结党”)。最终的比赛方式是围绕Campo广场的无鞍赛马。活动延续至今。007量子危机开头一段人头涌动的场面,正是此盛事。

注2:

黑公鸡——佛罗伦萨和锡耶纳为争夺领土,进行了长期的战争。为了结束战争,划分领土,双方通过了一个类似与中国古代跑马圈地的解决方法:在公鸡打鸣的破晓时分,两个国家分别派一名骑手从城市出发,骑手相遇的地方就是双方划分领土的边界。锡耶纳人挑了一只白公鸡,佛罗伦萨人选择了一只黑公鸡,狡猾的佛罗伦萨人把黑公鸡关在黑暗的笼子里,并且不给喂食,黑公鸡一直处在饥饿和黑白颠倒、时间混乱的状态中。双方约定的跑马圈地的当日拂晓,黎明还没有到来的时候,黑公鸡被佛罗伦萨人一放出笼子就大声啼鸣。佛罗伦萨的骑手凭着它的啼鸣马上出发。而锡耶纳的骑手直到白公鸡正常打鸣时才出发,由于出发较晚,锡耶纳的骑手在凤都堡(Fonterutoil)附近遇到佛罗伦萨人,他只跑了12公里。从此,几乎整个基昂蒂地区都成为佛罗伦萨的领土。黑公鸡也成为基昂蒂地区的标志,一直沿用至今。

Views: 6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Guangzhou Stuff to add comments!

Join Guangzhou Stuff

Comment by jojoarez on June 24, 2009 at 2:41pm
听说过有黑公鸡标志的葡萄酒是最好的。。

等着看下一章。。。
Comment by Ally on June 23, 2009 at 10:25pm
到此一游~~~~

© 2019   Created by Asia Stuff Media.   Powered by

Badges  |  Report an Issue  |  Terms of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