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ngzhou Stuff

Tutto su Tiramisu——Terzo 旧瓶装新酒

                                         Terzo 旧瓶装新酒

  “连胸甲都买不起,还买什么兵器。你头上的剑都值50个银币以上,只穿胸甲的长矛兵是穷人不二的选择,我看你还是听你朋友的劝告,接受现实吧。在我这买胸甲,附送枪头。至于枪身,出城找棵苹果树自己削几下就好……”不知什么时候开始,Sandro老爹已经完全清醒过来,预示一场犹太式的砍价战即将上演。对于羊毛商行杂工Peppe来说,虽然生性并不聪慧,但砍价之事却是每天必修之功课,连老奸巨滑的南北商队都能应付,买件兵器已经该不难。

  “我看这把破圆斧,就十个银币吧”Peppe好不容易在脚边的一堆破烂中挑出一件象样的玩意。“十个银币!索林根的铁匠要是听到你这话,非从坟墓中跳起来不成!当时红毛日尔曼佣军来这卖它的时候,我可是付出了50个银币!”Sandro老爹很职业的暴跳如雷,连他的忠实小狗也连吠两声以示附和。“可是,这明显是从死人手上夺下来的武器。盗墓者,我还没见过不爱护武器的日尔曼佣军呢。看在我迫切需要的情况下,我就不打算向我的长官报告实情了,12个银币。”Peppe不紧不慢地说到。只要能和钱有联系的东西,Peppe总是头脑清晰——所以才会很冒失的为了五个银币而当兵。“既然是从死人手上夺下来的,咱干脆让Sandro老爹指个方向自己去挖好了,能省好多钱呢。或许还能多攒两把好卖给兄弟们。”Leone很识趣地和Peppe唱起了双簧。

  “看在天主的份上。Sandro这么多年来头一次在早上碰上两个强盗了!你用心看看这胡桃木斧柄,如果是从死人手上掰回来的,能有这么光滑么?瞪大眼睛看看吧,两个强盗。我可当面向队长发誓,这确实是从红毛手上买过来的,30个银币,不能再少了。”Sandro老爹作出很大让步,更坚定了Peppe砍价的信心:“既然不是死人身上掰的,那快斧手整套皮甲你这应该也有吧。看在上一手卖家已死的份上,20个银币,包括整套护具。我这是帮你清理店铺了”从斧头的生锈程度看,日尔曼人应该已死去一段时间。

  “强盗!26个银币不能再少了。看在天主的份上,你们连老人都不放过。”Sandro老爹仍然期望能从两只黑公鸡身上多扒两个银币。“我们这是在为锡耶纳而战,也是为Sandro老爹您而战,看在这个份上,无论如何都得便宜点。”门外马蹄声由远而近“何况,何况商队陆续进城了,再这样耗下去肯定影响您的生意,是吧?22个银币,斧头帮忙磨亮堂些,我晚上来拿。这有两个银币,其余的,就让卫队长从我的军饷中扣吧。”Peppe很有信心地掏出仅剩的两个银币。听到马蹄声渐进,Sandro老爹赶紧去将火炉的小门打开,伸进鼓风机。挥一挥手,结束了这场口水仗。

  Peppe满意地放下锈斧说:“拜托Sandro老爹了,晚上来的时候给你捎上一瓶Grappa。”转身和同伴出了店子“还有两个地方要去”两人朝着羊毛商行走去。

  对Peppe忽然参军,羊毛商行的老板很是火光。可Peppe毕竟加入的是爵爷的卫队,作为爵爷爷名下产业中微不足道的一家商行小头目,也不好说什么。根据惯例扣下了士兵的部分工资,找回两个银币,任其离去。

  “我还得出趟城,向妈妈交代一下”和Leone一样,Peppe也是基昂蒂人,不过位于比较靠近锡耶钠的地方,一直以来都是向锡耶钠缴税。Peppe的爹妈管着一小片葡萄田,还有三头奶牛。以这些财产计算,算得上中农。当然,每年得向共和国缴纳好几桶葡萄酒,充当赋税。而剩下的一两桶再卖给Oliviero老爷——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关系,Oliviero老爷才愿意在自己餐厅的地下室收留Peppe和Emilia。剩下的时候,就靠守着三头奶牛,偶尔卖卖牛油和奶酪。

  以两个10分硬币的代价,Peppe和Leone在出城处搭上了送货农民的牛车,一路风尘回到了家。“妈妈,我亲爱的妈妈,家里还有咸肉么,很久没吃过肉了。还有牛奶也来点,城里的牛奶都兑了水,真不知道那些良心被狗吃了的黑心人还在里面掺了什么东西。”还没进门Peppe就喋喋不休,从早上到现在,他只吃了些粗面包和凉水。

  慈祥的妈妈正在厨房准备午餐,难得见儿子回来固然开心。赶紧拿出铁钩从房顶上钩下唯一的一只风干猪后腿放在木头架子上。此举看得Leone口水直流,Peppe拍拍他的肩膀说“中午的千层有肉,咱们再来点Grappa如何(注1)?”

  “可以来一点”Leone猛咽下快要流出的口水。

  有了酒精壮胆,Peppe向母亲大致说明了回家的原因以及他当兵的的事。和意大利所有慈祥的母亲一样,Giulia从不隐藏自己对儿子的深爱,一边默默地听着儿子说话忙活着准备可口午餐。面对很可能战死沙场的儿子,母亲黯自伤心,况且对儿子未立子嗣就贸然出征也意见很大。“你在征途上,谁帮你洗衣服?谁照顾你吃喝?”母亲关切的问。“我们会互相照应的”Leone识趣的在旁搭讪。给儿子加了点牛奶后,Giulia继续说话,期间并未理会Leone“你爹跟卫队长有些来往,回头让老头子去跟队长说说情,让他将你安排在队伍后头吧。我可怜的儿子,连爵爷的卖身契都敢签”“我是勇敢的共和国卫队士兵,同时我也是爱好和平的城邦子民,我不会有事的”Peppe连忙安慰自己的母亲“更何况家里不是要买农具么”边说边摸出身上最后的两个银币交给妈妈。

  很罕有的,Giulia没有去接那两个银币,而是默默的切了一块风干猪腿,装了一瓶牛奶递给Peppe。“还得来一瓶Grappa,我答应那个打铁的Sandro老爹了。我在那选了把斧头”Peppe漫不经心地说着。而Leone正偷偷的将在喝的半瓶Grappa倒了一小杯进水壶里,这样的话,晚上睡觉就不会觉得空虚了。

  话说过了没多久,Giulia也让Leone装一些牛奶进水壶里,毕竟没有家的Leone是Peppe的朋友。偷装了酒的Leone很是为难,谎称水壶里还有水,却喝了一大口也没喝完。只能任由Giulia将牛奶倒进还有些许酒的水壶里,表情复杂。不知情的Peppe拍着Leone的肩膀说“妈妈的牛奶是最浓郁的,即使掺了一点点水,也不影响味道”“可加的是酒味道就很难追究了”Leone小声嘀咕到。Peppe没听清,不以为然地拍着Leone肩膀告别家母大步走出家门。

  虽说Ognissanti日(注2)还没到,可天气终究还是一天天的冷了起来。混合了些许Grappa的那壶牛奶跟随着Peppe及Leone所乘的回城的牛车不断的摇晃、摇晃,慢慢的变成了另外一种状态。背着水壶的Leone表情也越来越复杂,因为他从水壶摇晃频率的改变而感感觉到,今天晚上注定还是要忍受孤独——水壶里的牛奶不晃了。

 

 

 

****************************************************************************************************

 

注1:

再说说Grappa——以前的中小农户家,虽然可能有葡萄地,但没有酿酒的作坊和条件,一般是将自己的收成送到酒坊和其他农户的葡萄混合在一起加工,然后以付出多少葡萄来取回酿造出来的酒,而税收会直接从酒坊扣除。一般农户只能拿回很少一部分红酒,出售给酒坊或者餐厅。农户本身喝不起红酒,所以家中长备的是可作酒精使用的Grappa。

 

注2:

Ognissanti,意大利为纪念各位圣人的节日,现代也称复活节。

Views: 14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Guangzhou Stuff to add comments!

Join Guangzhou Stuff

© 2019   Created by Asia Stuff Media.   Powered by

Badges  |  Report an Issue  |  Terms of Service